用白話文學會計 科技人避開經營地雷

attachments/20151111.JPG

遠見雜誌2016研究所指南特刊 

鴻海總裁郭台銘、台達電創辦人鄭崇華都是他曾親自服務過的經營者。因此,薛明玲教的不只是會計,更是會計背後的經營決策實務,這也是他2014年獲選清大科管所傑出教學獎的原因。

會看比會算重要 連結經營管理

薛明玲認為,學會計的目的不是只做報表,而應該包括三層次:做報表、做管理、做決策。

因此,他的教法和一般會計學教授很不一樣,不僅要講大白話,還要舉實例。而且一定把會計跟經營管理連結。

薛明玲常用他擔任鴻海簽證會計師時發生的插曲,說明會計的價值。

退休前,鴻海每年股東會上,薛明玲都與郭台銘同台。2009年,原本預定發放現金股利每股0.8元,現場股東要求提高到1元,薛明玲立刻遞上紙條,寫上股利提高0.2元淨利變動的金額。

但最後郭台銘宣布的,卻是每股配息1.1元。原來薛明玲早就準備好5個數字版本的試算,將調整後正確的淨利,拿給郭台銘參考。
會計予人的印象常是困難又生硬,所以第一堂課,薛明玲就要讓學生產生興趣。

「財務報表只有三件事:數字、科目和格式,」他說,數字只有0到9,接著一手拿千元紙鈔,一手拿麥克風,說明「現金」與「存貨」的差別。

最後,再用「好命的太太管借方,勞碌命的太太管貸方」兩句順口溜,就把財報三表中常被搞混的借貸雙方講清楚了。亦即,看資產負債表,好命太太管資產,所以資產就在借方;勞碌命的太太管負債,負債就屬於貸方。

當他上「企業經營與公司治理」課程時,第一堂課會問,「什麼樣的公司需要被治理?」「你自己花5000萬成立一家公司,需要治理嗎?」等,刺激學生思考。接著說明,上市櫃公司因為需要透過股票公開募資,影響範圍遍及員工、股東、供應商、一般投資者與消費者等,因此重大決策需要透過更嚴謹的步驟與規範,這就是公司治理。

講課生動活潑 課後學習不馬虎

會計師工作繁重,但14、15年前,薛明玲就開始利用晚間及週末,在台大、政大、清大等頂尖大學研究所及EMBA開課程。

因為能把會計講得生動實用,使得第一堂課總會「爆堂」。他只好「先兵後禮」,把要求講得十分嚴格,先嚇跑游移不定的學生。敢留下來的,才聽得到他如何運用專業,拆解一則則財經新聞背後的會計故事。

除了上課引導外,薛明玲也重視課後學習。在2001年他成立「老薛智識網」,除了彙整他所有文章及演講資料,還有「教學互動區」,供學生們交作業與討論課程時參考。

他認為,研究所學生都各有專業背景,同學互相學習還可能學到更多,因此作業都出的很活。

例如缺課的人,必須在互動區寫下200字以上自學心得。期末報告,則是研究各自行業內標竿企業的財報,例如科技業可以研究台積電的財報。

態度更勝成績 從出席率看執行力

薛明玲也認為,態度比成績更關鍵。有一次,一位經常遲到的高階主管問他,為什麼期末成績只拿到A-;薛明玲不解釋,只說了另一個同學的故事。

這位同學每週都來上課,但學期末卻突然表明要請假三週。「我其實半年前就被公司調到上海,」他告訴薛明玲,雖然每週都飛回台灣上課,但因為要去北京出差,真的回不來,只好請假。

見微知著,薛明玲說,班上同學若是上市公司高階主管,他約略都能從出席率猜出股價。由於他的課是選修課,選了卻不來上,代表執行力有問題,「這種公司股價最多20塊,屢試不爽!」

這幾年,他逐漸將台大、政大的課程交棒,只留清大與台科大。這決定令人不解,但薛明玲認為,許多科技人不懂會計,他能發揮的效益更大。

他舉例,前陣子宣告破產的一家高科技上市公司,因為不斷投資蓋廠,最後動用到短期資金,結果來不及還款。事實上,蓋廠房應該動用的是長期資金,較不會導致這種後果。

對這位曾替台灣500大企業服務的資深會計師而言,教書不是一份工作,而是一種以專業改善社會的使命;而對研究所學生而言,若能修他的課,也能得到實務的啟發。
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4917